影坛八卦

花絮:《士兵突击》到《悬崖之上》张毅 为什么这么拼?

专稿“这种被电的感觉,你觉得可以吗:”《悬崖之上》拍了一个刑讯逼供的镜头,张毅问导演张艺谋。

预告片里的场景闪过。张毅被绑在电椅上,全身伤痕累累。他触电身亡,全身剧烈颤抖,口吐白沫。

张艺谋在戏后肯定了张毅的表现。张毅站在班长旁边,化着血淋淋的妆,笑眯眯地,一脸尴尬和得意。

张艺谋和张译

最近有很多关于张毅的好消息。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入围名单公布,张怡凭借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的《相遇》单元》获得最佳男演员提名。

《我和我的家乡》将在国庆档上映,张怡还主演了Xzhng导演的其中一部;此刻,他还在丹东拍摄《金刚川》。《攀登者》之后,他又和吴京合作中国主流电影。

张仪原名张仪,母亲期望他是个有毅力的人。即使后来改了名字,剧内剧外的人都如其名,他的毅力难以撼动,固执己见。

18岁的时候,张仪表演了他的第一部剧,《雪乡》,有两三句台词。演出结束后,他得到了100元的奖励。制作人对他说:“小伙子,今天是你艺术道路的开始!”这句话激励他继续走这条路。

30岁后,张仪开始出演电影,从未被外界看好成为“票房过亿的演员”。

据猫眼专业版统计,张译主演电影总票房已达112.77亿元

在过去的五年里,他还获得了多项表演奖项,包括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电影《亲爱的》最佳男配角奖、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和第29届中国电视金鹰奖电视剧《鸡毛飞上天》最佳男主角奖,还获得了第8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演员奖和第24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电视剧《追凶者也》最佳男主角奖。

张译凭 《鸡毛飞上天》 获上海电视节最佳男主角

大器晚成,张毅很辛苦!

01

不灭的梦

小眼睛,单眼皮,用张毅自己的话说就是“死死地单身”。

外貌没有特征,身材偏瘦。

我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时候,军医说体检的时候营养不良。后来进了北京军区战友剧团。女同志经常对他说:“我可以给你一些肉吗:”

当兵时期的张译

当兵的时候偷偷交了个女朋友,女朋友和妈妈不同意。我直言张毅“这个小伙子不适合当演员。他的脸就像被屁股坐了一样。他只适合当大队会计。”

有一次,他采访某剧组,求副导演留一张他的照片。对方不耐烦了:“你看起来这么没特色,我还是不要留下来了。”甚至在剧团排戏的时候,导演还劝他:“别再敢演戏了,演了就死了。”

张毅是个好作家,戏班领导喜欢让他写文案,做会议记录员,重点培养他当文员。张仪的父亲听说后,也送了他两本书,《实用公文》和《公文写作技巧》。

张毅从未放弃过当演员的梦想。

在当兵最郁闷的时期,他冲出宿舍,在一场暴雨中冒雨狂奔。他说他在雨中扮演了一个可怜的自己,一个骄傲的公主。为了能登上剧团的舞台,他还写了一堆小品和短剧,希望剧团能选他的戏,让他站在舞台上自然表演。

每次放假,他都出去跑剧组,几年跑几百,投了几千份简历,却没有得到一个真正能演的角色。

“好与坏,都在打磨我,即使我不会演戏,我转过身,发现他们也是出于善意。那只能是我自己的问题。”

《乔家大院》,张毅是陈建斌身边的小杂工,张毅张牙舞爪,弯着身子。胡梅导演问他:“你今年多大了:”张毅回答:“27了。”胡梅看着张毅,说了一句他永远不会忘记的话:“记住,如果演员28岁还不出来,就洗洗睡吧。”

《乔家大院》 中的张译

《士兵突击》播出后,张仪28岁多一点就红了。因为这部电视剧,他改变了自己的人生。

02

不卸的军装

“我喜欢这个故事已经六年了。”

张仪和《士兵突击》的命运在战友话剧团萌芽。

《士兵突击》编剧蓝小龙也是戏剧团的编剧。最开始是他写的剧剧本《爱尔纳突击》。当时张仪在这部剧中有多个角色,一个场记,一个画外音,多出来的演员和七月的B角。

2006年,导演康和蓝小龙将该剧升级为更有实力的电视剧《士兵突击》。张毅还特意写了一封《我的请战书》,请求加入剧组,出演主角。

张仪本来想演许三多,但最终还是决定了历史和现在,一个信守承诺,坚持把许三多培养成最好的战士的班长。

《士兵突击》 中张译饰演史今

这个角色更适合他。最出彩的一幕是史进退伍。连长问他有什么愿望和要求。史进当兵九年,没见过京师。他说他想去看天安门广场。当汽车驶过长安街时,史进看到天安门广场后不禁潸然泪下。

那一刻,也接近了“人戏合一”。张毅也当过9年兵。因为《士兵突击》的拍摄时间和下一个部队的表现相撞,他毅然选择了《士兵突击》,下定决心离开部队,跳槽。

《士兵突击》 中张译的哭戏

《士兵突击》后,他的转岗报告被批准。他去北京人艺和国家剧院面试,没有成功,服从了分配。他跳槽去了北京的一所学校工作。他第一天报到,第一份工作就是打开学生档案。

面对成堆的档案,张仪自问:“你的世界从此就在这里了吗:”他拒绝接受,转身逃离了学校。

因为史进的人物形象深入人心,有人认为张仪是在打他的本来面目,他决心改变自己的表演风格,表演与史进完全不同的人物。

他在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中扮演牢骚满腹的小爷爷,在《生死线》中扮演温文尔雅的物理学家何。

张译在 《生死线》 中饰演何莫修

“躺在一个成功的人物身上,拿自己的专业去实验,有很多危险,有成功也有失败,就在生与死之间。”

张仪的表演并没有“黯然失色”,他从来不脱挺拔的“军装”。“我很喜欢军队,也很喜欢军装。我不知道除了军装还能穿什么。”在一幕幕的军事作品中不时可以看到他。

他是《红海行动》里坚定勇敢的枭龙突击队队长;是《攀登者》英里,为了国家荣誉,可以冒着生命危险登山。

张译饰演 《红海行动》 中的“蛟龙”队长杨锐

刚正不阿,张仪笔下的人物,即使不是军人,也大多是信念坚定的理想主义者。

外表坚强,看似包裹着不可动摇的执念,一旦触及到心中某处,那种深不见底的柔情顿时膨胀起来。

03

不断的“加戏”

“我从事艺术19年,不年轻不老,没有终身成就奖我拿不到最佳新人。这个年龄段挺尴尬的。”

2015年,就在胡梅所说的10年后,37岁的张怡获得了《亲爱的》年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。他在讲台上自嘲。

金鸡奖台上的张译

这是他赢得的第一个电影奖杯。《亲爱的》是一部群戏。赵薇和黄波很抢眼,张怡也不逊色。每出戏都有记忆点。这是他目前在银幕上最好的表演之一。

导演陈可辛说,张毅的年龄和性格和韩德忠的角色不一样,但是他每天都在想怎么才能演得精彩,最后真的演尽了这个角色的沧桑。

一个孤儿土豪,在“寻儿家长团”的宴席上半醉半醒,唱秦腔从讲故事到缅怀逝去的孩子,再到跌宕起伏。

“在第二次宴会上,我弯下腰吻了黄波的孩子们,这是我自己的表演。有评论说他不打算亲,也不尴尬。他想把这个孩子吸进肚子里。”

最后韩德忠放弃了找儿子,躲在角落里哭。张毅用细节解释哭。他微微转过头,环顾四周。确认没有人后,他崩溃了,继续陷入悲痛之中。他的尊严,他的心理设防,他的一切过往都逐渐加深。

张毅的眼睛虽然小,但细看不经意间冒出的泪水,足以打动人。

他在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扮演高远,一个拥有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星的研究员。因病离职后,在公交车上偶遇了以前的恋人。一个场景,一个长镜头,张怡戴着面具,面对一个不认识的爱人,不说话不说话,依靠眼神或者闪烁的泪光来传达感情。

张仪声音丰富,台词清晰准确,认可度高。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他的愿望是成为一名播音员。他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,也填报了一个北京广播学院的志愿,但最后还是失败了。

在剧中,他还特别注重塑造人物的口音。

《相遇》中的是老北京口音,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中的何是海归口音,《生死线》中的普通话有浙江方言,他还学了《鸡毛飞上天》的山西方言。

《山河故人》 张译剧照

对于人物身体动作的变化,张仪总是尽力做够细的事情。他在《山河故人》玩“五星杀手”,举手投足,在《追凶者也》玩“老算盘”,表现出“鼠一般的姿态”。

《八佰》 张译剧照

看《追凶者也》中的一个细节,因为张毅的身体暴露在核辐射下。当领导靠近他时,一个身体微微后仰,显示出他一丝不苟的表演技巧。

“我几乎没有旅游过,也不安排假期。我不在剧组的时候很难受。”

张仪的表演风格有戏剧的味道。他喜欢揣摩细节,喜欢给人物“添戏”。从线条、表情到动作,从里到外,多一分一英寸都可以为人物增色。他说:“才华横溢的聪明人一下子都飞得很远,就像我只能慢慢地慢慢地飞。”

“演员的风光只能属于舞台,狼狈是我们的常态。不管是买房还是买车,不管是单身还是有家,几盒都是一个漂泊不定的演员的所有物。小盒子总是更大。

但最大的敌人是孤独,来自四面八方的精神压力,一个又一个角色的内心或皮肤里进出的撕裂感。"

十五六岁的时候,张仪掏钱买了一张“演员证”。拿着这个假证件,他想到处炫耀“我是演员”。现在,他不仅是一个真正的演员,而且是一个越来越好的演员。

正文/柯诺

[]独家原创稿件不得擅自转载,违者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
赞 ()
分享到: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