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坛八卦

白蛇2:《没有过不去的年》:温馨深刻的社会话题

近日,李因导演的电影《没有过不去的年》首映,展现了国产电影的创作实力。

李因的电影作品细腻真挚,关注社会话题,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强烈的生命意识,始终保持着现实主义的精神气质。——电影《杏花三月天》描绘了兴化、王来、福林的爱情婚姻,悲情的乡土爱情使这部作品寓意深刻;电影《张思德》针对29岁的普通烧炭大侠张侧短暂的一生,从而揭示了伟大生于平凡,平凡成就伟大的主题;电影《云水谣》讲述了一个在台湾海峡两岸持续了几十年的爱情故事,质疑复杂人性中的命运.

2020年对全世界的人来说都是特别的一年。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我们经历了生与死,然后觉得要珍惜当下。在电影《没有过不去的年》中,李因紧紧跟随2020年的主题,用时代诠释现实主义,真实还原了孩子回家陪老母亲过年这一平凡却动人的中国传统习俗3354。

《没有过不去的年》塑造了一群鲜活的角色。母亲宋宝珍和她的四个孩子王、王、每个人都承受着沉重的压力,处理着事业、家庭和人际关系等多重问题。其中,母亲的形象尤为感人。作为中国母亲形象的代表,她善良、坚强、温暖、善良。无论哪个孩子遇到困难,都会用爱去挽回,成为银幕上光鲜迷人的母亲形象。

电影用声音讲述生活的故事,同样令人印象深刻。烟花天的各种噪音在片中形成一个交响乐,听起来不规则,但有自己的节奏。王在——中敲击的键盘很重。妈妈总是有一万种方法来掩盖王忙碌的声音,比如做饭、唠叨、劝诫,这些方法无时无刻不掺杂着妈妈的关心。这听起来像是令人不安的声音,但实际上是生活的声音。就像片尾曲唱的那样:“如果有来生,如果我还这样活着,我就知道什么是冷后燃烧,什么是燃烧后的坚持,什么是坚持后的生活。如果有来生,来生就从头开始。”

片中的这一幕更耐人寻味:惠州寒冬,母亲宋宝珍独自回到家乡。除夕夜的最后一刻,妈妈终于等来了三代人的幸福团圆。在母亲的“大家都在这里”的感叹中,她期待着多少悲伤。电影不仅通过一个家庭讲述了中国人对家和国家的感受,也讲述了中国人的精神困惑,从而讲述了中国人重新寻找精神家园的精神轨迹,尖锐而温暖。所谓犀利,在于影片大胆揭示了中国人在时代转折关头的精神困境;所谓温暖,就是中国人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困境,并试图找到出路。影片最后,孩子们搬到了三个城市,但最终一家人回到了生活的起点。仪式镜头记录了这个家庭与无数中国家庭团聚的时刻。在这样的时空坐标系中,家的命运就是国家的命运。中国人民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变化,他们正以前所未有的精神走向未来。

李因的电影作品富有思想性和勇气,善于在类型创作中表现创新。《杏花三月天》年,他试图用艺术推动概念创新;《张思德》年,他试图在道德表达上进行艺术创新;《云水谣》年,他试图创新信仰的表达方式;在《没有过不去的年》年,李因试图在观念、道德、信仰和价值观上进行集体创新。正因为如此,电影的主题更加多元化、多面化,表达了丰富复杂的社会问题,给人力量、温暖、勇气和现实主义的正能量。


《没有过不去的年》以高频率、高热度受到关注,关键在于它真实反映了我们现实生活中最贴近普通人的话题。这部以年和“爱”为核心词的电影,充满尖锐深刻的提问,它不回避矛盾,直面冲突,体现了现实主义创作的蓬勃姿态和伟大力量。这也告诉我们,电影真正能够打动观众的不是廉价的温暖,能让观众记住的故事应是千千万万中国人经历过的共同的心路历程。让观众通过大银幕上的情景,照见世界,照见时代,照见他人,照见自己,回望自己的来路,检视自己的灵魂,这样的影片才会具有穿透力、感染力。(作者:李舫,系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)


《光明日报》(2021年01月13日 15版


赞 ()
分享到: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