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坛八卦

黄梓:“战地摄影公司”负责 见证非凡《武汉日夜》

专稿“我的世界,只有你知道;你有多好,你不知道……”周迅的《你真好》里唱的歌词就像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;武汉城和武汉人的那些宝贵的日日夜夜,因为他们而被完整的保存下来。

相机后面也是收费的,画面充满人情。他们是记录电影《武汉日夜》的摄影师,是坚守战争疫情前线的“战地摄影公司”。1月10日,在电影频道媒体中心特别推出的《武汉日夜》《战地摄影公司》直播期间,导演曹金陵与北京的电影创作团队重聚,分享拍摄背后的动人故事。

用生命记录生活,平凡的英雄谱写不平凡的赞歌!今天的武汉故事还是会由他们来讲。

《今日影评》特邀湖北卫视——摄像师邱磊和武汉《武汉日夜》摄像师陈卓两位主力摄影师,作为一线“勇士”和录音师,聆听他们真实的心路历程。

电影《长江日报》的视频素材录制了1000多个小时,由31位摄影师完成。

他们深入“红区”(患者集中治疗区)几个月,直到电影上映前夕才第一次见到导演。在那个特殊时期,他们就像全国人民的眼睛,见证了发生在武汉的感人故事。最终呈现给观众的每一个镜头背后,都有来自他们的力量和爱。

“我拍摄了超过5000克的素材,”邱磊说。"我的同事们一起拍摄了超过4000克的材料."陈卓补充说,每个人都拿着相机,甚至用自己的手机完成了这部作品的拍摄。

text-indent: 2em;"/>

“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武汉人,参加工作到现在,每天都在拍摄,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去,第一个就报了名”,对邱磊而言,这似乎并不是非常困难的选择,而是来自家乡的召唤。



陈卓的选择,曾面临家人的担忧与反对。“我是一个新武汉人,1月22日的晚上,我刚刚和家人回到老家,我老婆最早是反对的,但是看我那么想回去,她最后还是同意了,跟我一起在第二天早上赶回武汉”,妻子实际行动的支持,成为陈卓“穿梭战地”时最大的内心支撑。



选择过后,便是征程。这次太特殊的拍摄经历,伴随着从心理到技术,再到安全层面的种种困难。


最早,为进入医院拍摄,相关拍摄设备会在缓冲区与清洁区进行反复酒精消毒,但时间一长,电路板烧坏,只好改用保鲜膜罩住镜头拍摄。再加上收音限制,在两层口罩的遮盖下,长时间端着机器的摄影师厚重呼吸声也变成了电影的人声“彩蛋”。



而这,大约是所有困难当中最小的一个了。“最大的困难还是心理压力”,陈卓说,“这次武汉的疫情,我们都是亲历者,身临其境的时候,晚上做梦都能听见抢救仪器发出的声,那种生离死别的场景真的给人心理压力非常大,有些镜头里的主角亲人去世,当时可以说是流着泪拍完的”。



纪录片的创作者要保持一种客观、冷静、理智的状态,而他们面临的却是巨大的情感冲击。在这场艰难的情绪考验下,他们拿出了最专业的工作态度。


“我们有一颗温暖的心,想给镜头前的观众看到,哪怕会感动,会流泪,但很多时候就是要克制自己的情绪,专注地拍摄”,邱磊说。



拍摄过程中,让他们印象最深的是两位医护人员。一位是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长杨莉,她把过世患者的贵重物品、遗物等消毒打包存放起来,以便疫情结束时归还给他们的亲人。


另一位是武汉红十字会医院心血管内科护士长苏洁,二月初其父亲被检测出感染,她便白天照顾病区的病人,下班以后去照顾父亲。到二月底,她的父亲因为病情太过严重,医治无效去世,而这全部的过程都被一一记录下来。“她也是整个片子里我最心疼的一个人”,陈卓有些哽咽地说。



回望一路走来为记录时代所做的一切,陈卓表示,“我们只是做了自己的工作而已,真正值得致敬的还是那些为武汉拼过命的人——医护人员、抗疫工作者、志愿者,他们就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”。


节目尾声,两位为纪录电影《武汉日夜》提供重要拍摄素材的值得敬佩的记录者,向影片中的主人公乃至所有帮助过武汉的英雄致敬。



陈卓:我们影片中的这些主人公,都是为抗疫付出过很多的人,但其中一些人的家属在疫情中去世,他们的牺牲真的太大了。应该向他们致敬,向他们的家属表示最深切的慰问,最真诚的缅怀。


邱磊:真的很感谢所有帮助过武汉的人,感谢所有医护工作者,是他们的努力与付出,才有武汉现在的美好,武汉的明天也会越来越好。



文/东东

[]独家原创稿件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

赞 ()
分享到: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